百年南社(二十三)陈、高、柳的早期交往与文化活动 – 杨天石(下)

1904

    12  高旭发表诗作,歌颂空想社会主义的理想境界。

    剑公《好梦》:“昨夜有好梦,疑假复疑真。梦入一乐国,景色焕然新。山水绝清妍,草木露精神。原隰相连接,秩然如萃鳞。行行村市间,仿若画中人。目不睹争斗,耳不闻慨呻。共此大欢喜,吉日以良辰。游戏公家园,跳舞自由身。一切悉平等,无富亦无贫。黄金贱如土,况乃铜与银。工场即公产,所得幸福均。有遗路不拾,相爱如天亲。夜卧尽开户,亦不设警巡。卅家立一长,原无君与民。人权本天赋,全社罔不遵。天然有法律,猗欤风俗醇。一片太和气,团体乐国春。嬉嬉复皞皞,疑是无怀民。此梦亦复佳,与我倘前因。乐国在何许,思之泪沾巾。”(《政艺通报》,癸卯二十三号)

     131   吴梅以明末抗清英雄瞿式耜为题材,写作《风洞山传奇》。本日,在《中国白话报》开始连载。

     215   (夏历除夕)  柳亚子作诗,回忆在爱国学社学习的情况以及拒俄运动,苏报案等政治事件。

     柳亚子《除夕杂感》:“十年悔学雕虫技,一样伤心玛志尼。无赖睡狮醒未得,中原望断汉家旗。

     旧影前尘剧可怜,横流洪涡溢狂泉。龙吟虎啸浑闲事,未挽同胞自主权。

     飘然身落海天涯,世界盘涡且驻车。艳李秾桃齐灿烂,春风初放自由花。

     鹿儿岛内拜西乡,教育精神有主张。同学少年多气概,庄严祖国血玄黄。

     猛闻南岳一声雷,起蛰蛟龙舞劫灰。飞起热潮三万尺,买丝我欲绣邹枚。

     幽幽惨惨同文狱,烈烈轰轰革命军。警电急传钩党祸,横刀裂眦望燕云。

     蓬来仙岛居留地,学界风潮意气雄。吴越荆湘多怪杰,旗翻三色倒黄龙。

     东海朝阳拥怒涛,黑龙江畔鹫旗飘。高歌一曲日中露,醉舞钧天恨伪朝。

     咄咄长淹奴隶窟,行行何处自由乡。朔风吹起神州恨,私爱公情总断肠。

     枉抛心力作词人,孤负头颅十七春。赢得囊中孤剑在,斗鸡起舞到天明。”

(《磨剑室诗集》,稿本)

       217   陈去病作诗,抒写反清意志,以“辫发胡装”为耻,表示对“重睹汉宫威仪”的渴望。

      陈去病《癸卯除夕别上海,甲辰元旦宿青浦,越日过淀湖归于家》:“梦去无端已到家,醒时还自在天涯。风狂雨横江潮急,却送沉愁过岁华。

      澒洞鲸波起海东,辽天金鼓战西风。如何举国猖狂甚,夜夜樗蒲蜡炬红。

      几个江湖健男子,何时投袂振金戈。胡儿可却直须却,莫使机缘空错过。

      匈奴未灭岂为家,重念慈闱两鬓华,乌鸟私情销不得,迷阳却曲恨徒赊。

      故宫禾黍日离离,北望中原泪暗滋。辫发胡妆三百载,几曾重睹汉宫仪。

      淀湖汤汤五十里,曾闻荡虏树旌旗。弘功未蒇陈吴死,剩读亭林集外诗。(陈谓卧子先生,吴则松江提督胜兆也。亭林先生本淀湖滨千墩人,时适读其《羌胡引》等作,皆集外诗也)”(《浩歌堂诗钞》卷二)

     317  柳亚子发表《中国革命家第一人陈涉传》,热烈地讴歌革命,推崇陈胜为中国历史上的大英雄,大豪杰。

     亚卢《中国革命家第一人陈涉传绪论》(节录):

     “夫革命二字,实世界上最爽快最雄壮,最激烈,最名誉之一名词也,实天经地义国民所一日不可无之道德也,实布帛菽麦人类所一日不可缺之生活也。彼欧洲列国政治之所以平等者在此,法律之所以自由者在此,学术之所以进步者在此,风俗之所以改良者在此,一切有名无名之事物所以能增长发达者亦在此。吾读其书而心醉,吾读其书而神往,吾读其书而梦寐不能忘也。噫!人皆有革命,奚我独无?

     谓中国无革命乎?吾见夫嬴颠刘蹶,甲攘乙夺,赤县神州之上,莽然不一姓,而鼎革二字,无三百年不出现于史册也。谓中国有革命乎?则彼盗贼纷扰,权奸恣睢,以欺人孤寡,夷人宗祀,要为无意识,无道德之破坏,而犬羊戎狄之长,帝制自为,狎中夏而主齐盟者,更无足以污蔑革命之资格也。思之思之又重思之,吾将放如炬之目光,大索于三千年历史中,而得一推倒政府,普救国民,留绝大纪念于吾祖国之大英雄,大豪杰焉,曰:陈涉。吾请馨香以颂祷之,吾请歌舞以欢迎之。”(《江苏》第九,十期合本)

     414  梁启超发表《政治学大家伯伦知理之学说》,与“共和”诀别。该文称:“呜呼痛哉!吾十年来所醉,所梦,所歌舞,所尸祝之共和竟绝我耶,吾与汝别,吾涕滂沱”,“吾与汝长别矣”。本日,高旭发表寄梁启超诗,针锋相对地表示“醉倒共和”。

      汉剑《读任公所作伯伦知理学说,题诗三章,即以寄赠》:“奴隶重重失主权,从今先洗旧腥膻。复仇本以建新国,理论何曾不健全?

      意识原难尽强同,夕阳西下水流东。方针指定求前达,航海他年孰奏功?

      新相知乐敢嫌迟,醉倒共和却未痴。君涕滂沱分别日,正余情爱最浓时。”(《警钟日报》,1904414

      630  陈去病为《警钟日报》题诗。在此前后,到沪任该报撰述。

      佩忍《题警钟日报》:“铸得洪钟着力撞,鼓声遥应黑龙江,何时警彻雄狮梦,共洒同胞血一腔?”(《警钟日报》)1904630

      陈去病发表与蒋维乔,钟观光论女学诗,认为对妇女进行启蒙教育,文章必须“俚俗”,讲究文采是将来的事。

      陈去病《与竹庄,宪鬯论女学》:“女学萌芽魄量低,要须俚俗导其迷。梁园词采邹枚笔,一例推崇待异议时。”(《警钟日报》1904630

 

  高旭至沪,访问警钟日报社,始识陈去病。

天梅《甲辰年之新感情》:“党派纷纭不强同,或谈暴烈或从容。海云红处人如蚁,洗耳偏来听警钟。”(访警钟社)(《警钟日报》1904717日)

 

716 高旭发表诗作,批判当时诗坛风气。

  天梅《甲辰年之新感情》:“鸦鸣蝉噪尽名家,鼓吹巫风兴末涯。小雅日微夷狄横,几人诗思了无邪!”(论诗)(《警钟日报》,1904716

 

726 陈去病发表与林宗素、孙济扶论文诗,反对六朝风格,推崇明末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三人的作品。

陈去病《与宗素、济扶两女士论文》:“六朝风格不堪看,欲论文章当世难。惟有船山数遗老,浩然正气碧天盘。(时余方辑王、黄、顾三大儒文为《正气集》)。

未成格调岂成章,刻意规抚意便伤。上九天而入九地,都应荡气与回肠。

浪使才华讵足奇,锦袍败絮昔相嗤。文从字顺词由己,兹语吾师韩退之。

国学与今绝可哀,和文稗贩又东来。宁知蓬岛高华士,低首中原大雅才!”(《警钟日报》1904726日)

 

7月(夏历六月) 陈去病编著《清秘史》成,署名有妫血胤,光汉子(刘师培)及弃疾(柳亚子)作叙。书分两卷,上卷内容为《满洲世系图表总序》、《满洲世系图》、《满洲世系表》、《二百四十年中国旧族不服满人表》、《满洲职官前后异名表》等,下卷内容为《佛库伦不夫而孕》、《满洲先世事略》等,末附《吴三桂借兵始末记》。

柳亚子《五十七年》:“叙《清秘史》时则称弃疾子,其原因一由于巢南改名去病,想学霍去病扫荡匈奴,我是他的信徒,所以也效颦辛弃疾,想学他从耿京起兵反正,去病和弃疾,不是很好的对称吗?其二,则仪征刘师培改名光汉,当时给巢南作叙,自称光汉子,于是我也自称弃疾子,这又是我后来从柳人权再改名柳弃疾的张本了。”(《文学创作》三卷二期)

 

820 高旭在《中国白话报》发表《大汉纪念歌》、《逐满歌》、《光复歌》等通俗歌谣。

汉剑《大汉纪念歌十八章》(录三):

《涿鹿战》:“子孙当念祖宗功,我黄帝,真英雄,赤手辟幽丛。战涿鹿,蚩尤撄其锋。东巡大海南登湘与熊,北上釜山西掠至崆峒。黄图开拓最威风,从此神州北无部苗踪。”

《鞑子来》:“鞑子入关马蹄骄。吴三桂,尔何妖?江山断送到满朝。宰割惨,有笔难摹描。十日扬州白骨比山高,三屠嘉定鲜血如流潮。长林茂草封豕嗥,阁部、苍水遗恨埋蓬蒿。”

《创天国》:“江山憔悴无颜色,好神州,陷女直,偏地皆荆棘。长发军虎啸创天国,李、陈、石、林并奋雄毅力,为种流血尽天职。蛮夷猾夏无终极,恨杀胡、曾奴隶甘附贼。”

汉剑《逐满歌》(节录):

“好兄弟:国久亡,建州女真恣猖狂,一群豺虎一群狼,奋爪攫食忙,食忙;汉族遭屠割,暗无一线光!

好兄弟:要威风,会须跳出地狱中,逐胡不成可怜虫,宁死作鬼雄,作鬼雄;誓饮匈奴血,渴作酒一钟!

好兄弟:向前走,复九世仇勿落后,彼四百万真小丑,杀尽方罢手,方罢手;斩草要除根,莫使他年茂!”

寿黄《光复歌三首》(录二首):“索虏入关猛与虎,嘉定屠,扬州破,血染神州土。掠取子女财帛无可数,更有万端宰割惨难语,最伤心犬羊来做中华主。

奴隶生,不若自由死。汉种二万万,其中岂无一个伟男子!父兄之仇最切齿,为语同胞快斩鞑靼祀。恢复旧河山,一洗弥天耻。(《中国白话报》第十九期)

82124日、26 陈去病,为《警钟日报》撰写社说论述戏剧对社会各阶层的巨大作用,呼吁青年革命者投身优伶界,编演具有革命思想的新剧。

陈去病《论戏剧之有益》(《警钟日报》,1904821日、2426日,别见《二十世纪大舞台》第1期)

 

910  柳亚子发表《哀女界》,指责封建伦理、政治对中国妇女的压迫,呼吁“二万万同胞女子”奋起,自求解放。

亚卢《哀女界》(节录):

“吾更敢披发裂喉,大声疾呼,以告我二万万同胞女子曰:嗟嗟!公等之束缚驰聚二千年于兹矣,奴隶于礼法,奴隶于学说,奴隶于风俗,奴隶于社会,奴隶于宗教,奴隶于家庭,如饮狂泉,如入黑狱。公等之抱异质、怀大志而不堪诽谤,不堪箝束,郁郁以去,不知几千万人哉。天命方新,无往不复,洪涛东簸,劫灰忽燃。公等何幸而遇今日,公等又何不幸而仅仅遇今日。今日何日?此公等沉九渊,飞九天,千钧一发之界线也。公等而不甘以三重奴隶终乎?则请自发奋、请自鼓励、请自提倡、请自团结,实力既充,自足以推倒魔障。(《女子世界》第九期)

924  陈去病为汪笑侬所编新剧《瓜种兰因》作序,热情肯定其积极意义,要求革命党人由此得到激励,勉力救国。

垂虹亭长《瓜种兰因新剧弁言》(节录):“笑侬既编《波兰灭亡史》为《瓜种兰因》新剧成,示予读之。予乃为逐日刊之《警钟》新闻纸,并单行以广其传。”(《警钟日报》,1904101日)

 

10  陈去病编《二十世纪大舞台》杂志出版。该刊辟有图画、论著、传记、传奇、班本、小说、丛谈、诙谐、文苑、歌谣、批评、纪事等栏,是近代第一份以戏剧为主的综合性文艺杂志。陈去病以垂虹亭长、佩忍、醒狮等为名在该刊发表过《南唐伶工杨花飞别传》、《日本大运动家名优宫崎寅藏传》、《告女优》、《新排时事壮剧金谷香》等。其他撰稿人中后来加入南社的有柳亚子(亚卢)、高(黄天)、吴梅(癯庵)等。

陈去病《革命闲话》:

《大舞台》杂志者,予籍改良戏剧之名,因以鼓吹革命而设也。”“惜仅出两期,即被禁锢。三期稿杳不可得矣。”(《江苏革命博物馆月刊》第六期)

 

  柳亚子为《二十世纪大舞台》写作的《发刊词》刊出。本文号召以戏剧鼓吹革命,在现实生活中演出“光复旧物,推倒虏朝”的壮剧、快剧。

柳亚子《二十世纪大舞台·发刊词》(节录):

“《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崇论闳议,终淹而未行者,有之矣。今兹《二十世纪大舞台》,乃为优伶社会之机关,而实行改良之政策,非徒以空言自见,此则报界之特色,而足以优胜者嗟嗟!西风残照,汉家之陵阙已非;东海扬尘,唐代之冠裳莫问。黄帝子孙受建虏之荼毒久矣。中原士庶愤愤于腥膻异族者,何地蔑有?徒以民族大义,不能普及,亡国之仇,迁延未复。今所组织,实于全国社会思想之根据地,崛起异军,拔赵帜而树汉帜。他日民智大开,河山还我,建独立之阁,撞自由之钟,以演光复旧物、推倒虏朝之壮剧、快剧,则中国万岁!《二十世纪大舞台》万岁!”(《二十世纪大舞台》第一期)

 

 

本年 高旭编辑《皇汉诗鉴》,主张通过诗歌,鼓吹民族革命。

高旭《题所编<皇汉诗鉴>》(即《诗界之〈黄帝魂〉》):

“飒飒三色旗,忽竖骚坛里。鼓铸种族想,翼扫建虏祀。眼底牺牲儿,流血恐未已;惟有诗界魂,枪炮轰不死。奋斗吹法螺,鞭策睡狮起!”(《天梅遗集》卷二)

 

  马君武在日本编印《新文学》,译介西方诗歌。

  柳亚子为《夏内史集》题诗,歌颂抗清英雄夏完淳的品节和文采。

柳亚子《题〈夏内史集〉》:“鸱枭革面化鸾皇,禹甸尧封旧土疆。大业未成春泄漏,横刀白眼问穹苍。

悲歌慷慨千秋血,文采风流一世宗。我亦年华垂二九,头颅如许负英雄!”(《柳亚子诗词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百年南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