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南社(六)南京籍的月份牌大王胡伯翔 – 金建陵

岁月更替,家家户户都会更换月份牌。可当下的人很少知道:民国时期上海滩上的月份牌大王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南京人——

 

南京籍的月份牌大王胡伯翔

 


金建陵


出身于南京的书画世家

胡伯翔的父亲胡郯卿(1865—?),南京市人,名廷簾、单字涂(即胡涂),别署龙江居士、也称龙江老人。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以山水、走兽、人物、花鸟为题作画,从不间断,而生平最擅长绘虎,国内外书画爱好者均以得求其尺幅画卷为幸。胡郯卿中年时游历了常州、汉口、上海等名城,饱览了江南海派风光及各地古迹(碑),最后在兴中门内定居,又买下瓦屋三楹作其“醉墨轩”画室,43岁时(宣统元年)曾作有“醉墨轩画册”见于海内。此后生活较前安定,生下伯翔、伯洲二子。1912年携子寓居上海,卖画为生,当年和吴昌硕、王一亭、程瑶笙并称为“海上四大名家”。


胡郯卿的画

胡伯翔(18961989)幼年即随父学习国画、油画,乃得家传。在父亲的熏陶与鼓励下,胡伯翔好学上进,少时已有不少创作,鸟兽树石,无不格调高雅而富有新意。他画遍了南京附近的名胜古迹,在家乡一带颇有名气。但心高气傲的他并不满足,渴望到更广阔的世界里去闯一闯。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决定带他到上海去开阔眼界,寻访名师和研习画艺。临行前,父亲反复叮咛胡伯翔:上海人才济济,要想出人头地可不是件容易事,一个人要想学到真东西必须谦虚、能吃苦。

胡伯翔把父亲的话牢记在心。1913年来到上海后,最初是在青漪馆书画会作画,并寻求各种机会向别人请教。一次,著名的杨庆和银楼嘱作六尺大幅,胡伯翔当众挥毫,作“骑驴过小桥,独观梅花瘦”诗意图,引来围观者的赞叹。在场的吴昌硕赞扬道:“小孩子的笔意和诗句都有灵气。”很快,他便在上海画界初露头角。还有一件事使他特别引人注目:在10天之内赶绘上海商会会长朱葆三的大幅画像,在无人敢揭榜的情况下,伯翔敢于拼搏,在规定时间内绘成大画像,赢得好评。

上海滩上的月份牌大王

    胡伯翔不仅传统功底很深,而且又融合了色彩学、透视学、解剖学等西洋画的技法,在当时的上海画坛自创一路。20世纪初的上海是中国最大最发达的工商金融城市。由于上海是开放的半殖民地,有较多机会接触西方文化。随着当时最先进的彩印技术的传入,外国商家大量印刷精美的月份牌广告。1917年春,21岁的伯翔便被英美烟草公司以高薪聘为美术顾问。开始了月份牌创作的艺术之途。胡伯翔在优厚的条件中作画,非常注意作品的质量与自己的个性特色。因其高超的画技得到英美烟草公司赏识,也就享有了许多别的画家享受不到的礼遇:每月获500元银洋高薪;允许进出“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上海滩公园;特批允许使用洋人专用厕所,特批允许乘坐洋人渡轮等。他每年创作广告画大多只绘中间人物部分,四周图案都是由别人来画。在洋人、封建势力互相盘踞、倾轧和斗争的历史状况下,自身资历的深浅和画技的高低同样直接影响画家身分的贵贱和地位的高低,胡伯翔就是一个绝好的例子。 


胡伯翔创作的风格各异的月份牌

当时市面上流行的月份牌多采用擦笔水彩技法:先描出人物轮廓,再用毛笔蘸上炭精粉,擦出淡淡的质感,然后罩上透明水彩。胡伯翔是唯一不使用擦笔技法而是坚持传统水墨造形再敷水彩罩染的个性极强的设计师。他笔下的人物在半透明的水彩罩染下形成细致柔嫩的肌肤感觉凸凹效果,传递出甜、糯、嗲、嫩的风韵。例如:由他创作的“品海”牌香烟广告画《在水之湄》,集色彩美、人物造型美、背景美于一身。该广告画中,一位女子坐在园林中的西式靠背椅上,悠闲自得;月光下,水池中波光闪闪,幽静朦胧。广告画的上方题有“在水之湄”四字,易使人联想到《诗经》中描写的那位“在河之洲”的“窈窕淑女”。


在水之湄

上世纪20年代,胡伯翔不仅是广告界的“大腕”,而且也屡屡在美术界拔得头筹。1920年,在“苏州美术画赛”上,胡伯翔的《金陵残雪》和《紫金山村》被评为全会之冠。1929年,蔡元培发起举办“第一届全国美术展览”,胡伯翔应邀展出《嘶风图》、《松荫煮茗图》二幅,并被聘为教育部全国美术展览会审查委员。

一位多产的摄影家

除了绘画外,胡伯翔还钟爱摄影。1914年,他买了一架单镜头相机,从此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因为摄影,胡伯翔和著名摄影家郎静山结为好友。他俩是在一家照相材料店里相识的,并从1920年起,同去剑德储蓄会艺术组研究摄影达四五年之久。1927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天马会”举办了第8届美术展览,特辟摄影部展出摄影作品。郎静山也送摄影作品参加展出。在展出期间,他和一帮摄影同仁便酝酿在组织摄影团体,举办摄影展览。为了解决经费和展览场地等问题,他们找到了胡伯翔和《时报》主人黄伯惠等人商议,由于胡伯翔和黄伯惠也都是热衷“此道”的人,于是一拍即合,1928年初,由郎静山、胡伯翔、黄伯惠等联络各报社和摄影同仁,协商决定成立摄影团体,由胡伯翔提议定名为“中华摄影学社”,简称华社。1928年至1932年,华社共举办了4次摄影展览。与其它的摄影社团不同,华社的影展除第1届外,都广泛征集摄影作品,而不限于华社社友。从第2届起,每次影展,华社都在报刊上公开向全国征集摄影作品,只规定放大的尺寸,在评选时对社外的作品还略有照顾,后来的摄影名家陈传霖、卢施福、吴中行等,都在第34届影展中初露锋芒。华社影展不仅接受全国各地摄影组织送展的作品,而且还接待外国摄影组织的代表(如日本光画社的代表武美田)共同切磋影艺。第4届影展时,美国名摄影家葛司登(Gaston)到会参观,“于华社作品,深为赞美,对于邵卧云、郎静山、朱寿仁、胡伯翔尤为佩服,葛氏观毕、立回寓所,出其精品九帧,送会陈列”。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华社影展的作品质量,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胡伯翔的摄影作品《翠微晓渡》

胡伯翔是一位多产的摄影家,华社举办的四届影展中,展出作品以他最多。当时人们评论说,他的作品题材与众不同,“常是山野水边乡村街头,把一些粗野琐碎的搬上了镜头”,他的作品有“一股质朴纯厚的风味,教人感出我们东方的美与雄厚。”他也是我国最早把镜头对准下层劳动群众的摄影家之一。在华社二届影展中展出的《合作》、《日出而作》,被当时评为“状工农生活,颇有力量”。在华社三届影展中的《沿溪行》,《打麦》等,都是描绘农民劳动生活情景的佳作。

从“南社”新人到“新南社”中的“旧南社社友”

胡伯翔还于1923年初加入了“南社”,是这个成立于1909年的文学社团中发展的最后5名社员。192310月,柳亚子、叶楚伧、胡朴安、邵力子、陈望道、曹聚仁等又发起成立“新南社”,胡伯翔则又是参加成立大会的38位“元老”之一。柳亚子的《南社纪略》竟然称这位27岁的“小字辈”为“旧南社社友”。当年的文人雅集中,流行摄影留念。胡伯翔这位摄影行家在场,常常让现场的摄影师显得拘谨而放不开手脚。加上他戴的眼镜又大,时常会因他而生出一些趣事。1930528的《申报》就刊登过这样一则笑话:“……茶会之前,现行摄影,因光暗故,摄时甚缓;主席小鹣谓佛青、(胡)伯翔曰:二位内行,盍不前往帮忙?又一人曰:伯翔若动手拍摄,则镜头连眼镜为三个,令人究竟注目哪一个呢?阖座大噱。”

                   

 “走出”和“回到”美术界


1917年起,胡伯翔就在英美烟草公司担任美术工作。1938年,日军占领南京,胡伯翔南京家中父亲珍藏的古画和珍品被洗掠一空。太平洋战事后,上海租界也成为日人的圈地。铁蹄之下,哀鸿遍野。时胡伯翔家居环龙路(今南昌路),对街的法国总会(今科学会堂)已成日军巢穴。一街之隔,日人站在平台之上,便可尽览对街民舍。胡家人自是心惊胆战,白天黑夜都拉上窗帘,以防如狼似虎的日寇夺门而入。

1940年,胡伯翔毅然离开自己工作了多年的英美烟草公司,成为专事绘画的自由职业者。其时,在沪的日本人也主动与他套近乎。有一次,日本外相重光葵在上海宴请宾客,胡伯翔也接到请柬。迫于当时的环境,胡伯翔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赴宴。不料,他的座位被安排在重光葵附近。席间,重光葵自称喜欢收藏中国画,还说自己也能画,并随手在瓷盘上画了一幅胡伯翔的肖像,送给胡伯翔留作纪念。宴会结束后,胡伯翔故意将瓷盘放在桌上未带回去,这自然得罪了日本人。结果是他被特务从家中拖往“76号”受尽侮辱。愤激之下,胡伯翔决定不再作画示人。

搁笔之后,迫于生计,他接受聘请,担任“家庭工业社”的经理(后任总经理)“家庭工业社”是胡伯翔昔日“南社”旧友陈蝶仙(笔名天虚我生)和李新甫、冷筱巢等在20年代创办的,生产蝴蝶牌牙粉,和日本货狮子牌牙粉争夺市场。胡伯翔任经理后,对这所濒临倒闭的工厂采取了许多有效措施,提高了产品质量,增加了产品的品种(如无敌牌牙膏、蝶霜),占领了很大一片市场。

抗日战争胜利后,由于外货倾销,国货厂商又处境艰难。19466月,胡伯翔以“上海机器制造工业联合会”的名义在《申报》上发表《爱用国货运动缘起》一文,得到广泛响应,签名参加的单位发起人竟达百余行业。胡伯翔当时是上海家用化学品工业同业公会理事长、上海机器制造工业联合会会长。这次运动中所提“用国货最光荣”的口号,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胡伯翔与刘海粟在一起

解放后,胡伯翔担任了上海市14届人大代表,后又担任上海市第五届政协委员。1956年,他被聘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又重新拿起了画笔。他坚持深入工厂、农村、笔耕不辍,以满腔的热情创作了大量讴歌祖国新貌的佳作,代表作有《上海的早晨》、《牛》等。1985年,江苏淮安周恩来故居派人访问他,请他作画在故居展出。胡伯翔遂作《大哉总理》一幅,表达了他对周恩来总理缅怀和崇敬的心情。江泽民同志也曾会见过他,这无疑是对他人品、艺品的充分肯定。


在郎静山摄影艺术展览会上,江泽民同志与胡伯翔亲切交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百年南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