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回顾 (二十 ) – 受株连致死的真菌学科学家邓叔群

    邓叔群先生五、六十年代住在中关村十四楼102号, 对门是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长戴芳澜,而他当时是付所长。因为他们和家父都是生物地学部学部委员,自然彼此都比较熟悉。邓叔群是戴芳澜先生邀请到微生物所工作的,戴伯伯请来的当然是学术水准高的人。邓叔群先生1928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先后获得森林硕士学位和植物病理学博士学位。由于成绩优异,先后荣 获斐陶斐奖和选为Sigma-Xi荣誉会员。历任岭南大学、金陵大学和中央大学的教授,负责讲授植物病理学、真菌学等课程,并从事水稻、小麦、棉花病害的防治研究。后应邀在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和中央自然历史博物馆任研究员,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任研究员,他在1948年当选为当时81名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之一,而后又是在1955年,这81个院士中有46位进入了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而邓叔群依然是这46人之中的一员。他生前发表的有关真菌的论文近40篇,1939年出版的600多页的英文版《中国高等真菌》,而后在1963年,又一部影响深远的中文版专著《中国的真菌》问世,对我国真菌学,尤其对粘菌和高等真菌的研究和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在国际上享有声誉。回国近40年来,截至1966年,他亲手采集和鉴定的真菌标本数以万计,他所研究过的真菌种类达3400种以上,占已知全国真菌总数的近50%(据1979年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戴芳澜先生的《真菌学总汇》统计,已知全国真菌约7000种)。邓叔群所发现的新属和新种有些得到国际上的公认,并被载入英国真菌研究所编辑的《真菌学辞典》。这是载入这本具有世界权威性的辞典的唯一的由中国人鉴定的新菌种。  

    邓叔群先生个子不高,脸上经常露出慈祥的笑容。他190212月出生于福建省闽侯 (现福州市) 一个清贫多子女的中学教员家庭,六个孩子中他排行老四,刚出世就过继给严祖母收养为孙,取名严农荪,意谓农家的子孙后代。严农荪七岁时,严祖母突然过世,他失去了经济来源、被迫终止了学业,被生父邓鸥予领回改名为邓叔群。五十年代微生物所成立后,他们家搬到中关村14楼。他家有3个女孩、2个男孩,他有一个儿子叫邓煌,和我年龄相仿,碰面经常打招呼。有个女儿叫邓庄,长得象她母亲。1966年 文化革命爆发,厄运突然降临到这位勤勤恳恳的科学家身上。原来文化革命初期批判的“三家村”的主帅和《燕山夜话》的作者“邓拓”正是他的胞弟,他是邓拓的三哥。中国封建社会有一人犯罪会株连九族,想不到这一违背人性、情理的古代统治者的暴虐刑制竟然又重现在中国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因受他弟弟的牵连,他被无限上纲上线,扣上三家村黑帮三家村科学顾问,“反动权威”、“学阀”、“恶霸”、“流氓”、“反革命分子”等等帽子。被抄家、游街、戴高帽、掛黑牌,受尽精神和肉体的摧惨和凌辱。他可以说是中关村三座楼里老知识分子中遭遇最悲惨的一个,搞得家破人亡,于1970年被迫害致死。还令人痛惜的是在《中国的真菌》出版后,他又陆续系统地对中国国内的真菌进行仔细研究,截至1966年又研究出1000余种,原准备在《中国的真菌》第二版时将这1000余种全部增补进去,但文化大革命毁掉了这些手稿。另外,他已拟好提纲准备着手编写的其它三部专著——《真菌的系统发育》、《真菌的生态》和《真菌学》(上中下三册)——也同样被扼杀。另外一部1966年5月刚刚完稿的40万字并附600幅彩图的专著《蘑菇谱——中国的食用菌与毒菌》,这是他积整整八年的心血作为向1966年·的献礼书稿,他的家庭和子女也遭到牵连,邓伯母和所有的子女无一遗漏地遭受到迫害。我在北美二十多年,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西方社会不可能发生这种“株连”事件,任何侵害基本人权的事,一经媒体揭露,将受到人们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这难到仅 仅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吗?文革已过去了四十一年,中国社会发生了惊人变化,法制和人权意识已与文革时不可同日而语。邓叔群先生已得到平反昭雪,恢复了名誉。但是这种类似的“株连”事件今后就永远不会再发生了吗?       

    今年(2009年)4月据美国媒体报道,康奈尔大学将流落海外70年的珍稀真菌交还中国。特别提到1923年,中国学者邓群旅行半个地球,前来康奈尔大学研究真菌学。5年后,他带着丰富的真菌学知识返国,其后十年骑马走遍中国各地,在森林、田地和沼泽中搜寻各种霉菌、酵母菌、地衣、茄属植物等。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邓群安排把他辛苦搜集的真菌移出南京的植物研究所,以免遭战火摧残。其中2278个真菌包几经辗转运到邓叔群的母校康奈尔大学保存 《中国的真菌》一书曾经仔细记下了他的真菌发现。康奈尔大学13日举行正式仪式,把稀有虎皮香菇(又称豹斑革耳,Lentinus tigrinus)归还给中国一个高级代表团。该大学校长大卫斯科尔顿(David Skorton)重申,康奈尔愿与科学界分享这批自1940年以来即由该校为全球科学界珍藏的真菌(fungi)”。大约1700种真菌将在今秋移交给 中国,包括57种被视为无可取代的菌种。邓伯伯如地下有知一定十分欣慰。但愿中国能够保管好这些真菌,真正促进真菌研究利用。

          我希望对邓叔群先生之死和类似其它的回顾,能更深刻的反思我们制度上的缺欠,吸取教训,怎样永远避免类似文革这种事件的重现,这才是对邓叔群先生最好的纪念。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中关村回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