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回顾 (十六) 一生常耻为身谋的柳大纲先生

            柳大纲先生一家曾住在中关村十五楼, 是中间门三楼西侧的313号。柳伯伯中等身材,戴付深度眼鏡,为人正直,和蔼可亲。他担任中科院化学研究所所长、名誉所长达30年。是著名的无机化学和物理化学家,我国分子光谱研究的先驱者。他把陆游的“一生常耻为身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这正是他一生的写照。下面转载柳怀祖、朱敏慧在2004年柳大纲百年诞辰时“忆父亲”柳宏、柳宁怀念爷爷的文章:

                                            忆  父  亲
                                           柳怀祖 朱敏慧
    父亲离开我们已13年了,但他谦和、慈祥的面容,时时在我们脑中闪现。父亲出生在江苏仪征一个前清秀才的家中,从小受孔孟之道教育影响很深。这使他具备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优良品格。他把陆游的“一生常耻为身谋”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并以此教育我们。解放前夕,谢绝了美国朋友们的挽留,放弃了美国优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回到了祖国,迎接新中国的到来。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全身心地投入了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表现了他对祖国一片忠诚,他对新中国充满了希望。解放初,他服从国家的需要,毅然和很多同事一起从条件优越的上海到了到处是战争创伤、气候寒冷的东北长春,并放下了自己多年的研究方向,着手搞荧光料、土壤加固等国民经济紧迫需要急需的科研课题。50年代中期后直到文化大革命,他除了化学所的领导工作外,又投身到祖国大西北的盐湖资源的调查研究上,每年都有好几个月到条件极为艰苦的西北戈壁滩去,为祖国大西北盐湖资源的调查和开发做了大量工作。他还从事了祖国十分急需的原子能化学的一些工作,并最早参与我国的环保工作。临终前,在病床上还念念不忘祖国大西北的盐湖,关心着在西北的青年科学的作者。
    想起文革中一系列往事,历历在目,令人肃然起敬,他在“四人帮”的残酷迫害下,始终坚信党,不畏逼供,坚持实事求是,讲真话,不说假话,在老一辈科学家中受到了普遍的赞扬。更难能可贵的是,遭受了那样大的迫害,而对党没有怨言,仍是那么忠诚。对文革中那些被迫讲假话加害他的人,又是那么宽容,不但不记恨还十分热情地关心和帮助,使那些人深为感动。
    他为人忠厚、正派、诚恳、平易近人,从不争名争利。对年轻人尤为关心和帮助,甘当人梯,是很多年轻科学家的良师益友。他做了很多工作,却总是让别人特别是年轻人出文章,因此,在年轻的科学家中有很高的威信。他对下一辈亲属教育关爱倍加,但决不无原则宠爱,鼓励他们忠于职守,在艰苦环境中为国作贡献,从不帮助说情走后门。文化大革命后,经过了拨乱反正,他完全拥护小平同志关于领导干部年轻化的思想,深感应由年轻的同志出任第一线的领导,因此,主动提出从所长的岗位上退下来,成为中国科学院第一位退居二线的所长。在出国十分热门时,他多次提出让年轻同志出去见世面,对国家的科学事业更有好处,因而一次次推让,在当时外事部门中传为佳话。
    父亲一生简朴,不喜欢豪华,既不抽烟,也不喝酒,除了看书和散步,别无爱好,高兴时也随口吟几句唐诗。他最爱的是书,从小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从美国回来时,除了十几箱书以外只有一个十分简陋的收音机。平时工资中,他每月的花费也是买书.直到他去世,我们家一直用那些装书的旧木箱贮存物品,而没有象样的家具.他自己很俭朴,但周围的同事有困难,或者年轻人结婚,他却总是很慷慨。他对公家的东西更是非常爱护,记得文化大革命中,他被隔离,家被抄乱,经济上也很困难,一位亲戚去插队时,穿走了他在青海穿的老羊皮工作服和老头皮鞋。他回到家,知道了,就让另买衣服,把老羊皮工作服和大头鞋换回来弄干净收起来。他说,这是他在青海的工作服和鞋,是公家的.不能随便穿,只能他去盐湖时穿。
    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常耻为身谋”是他一生的写照,他身上汇集的很多中华民族知识分子和共产党人优秀的品格,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一生常耻为身谋”也将是我们人生的准则。
(柳怀祖 原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高级工程师)
(朱敏慧 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原所长 研究员)

                                                怀念爷爷
                                                柳宏 柳宁
    敬爱的爷爷离我们而去已经十二年多了,今年是爷爷的百年诞辰,但爷爷那慈祥的音容笑貌仍然历历在目。
     我们生在文化大革命中,柳宏出生刚3个月,爷爷、奶奶就被关了起来。爷爷从 “牛棚”放出来后,仍处在“审查”之中,但他很开朗,经常和我们在一起,教我们毛主席语录和唐诗宋词。他恢复工作以后,就忙极了。很少和我们在一起玩了,但我们一老二小仍非常亲热。爷爷为人忠厚正直,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他就常常教育我们不准讲假话,不准害人。他这样教我们,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使我们从小就知道怎样做人。
    爷爷做事非常认真,从不马虎.他的桌子总是整理得干干净净的。爷爷唯一爱好就是看书,这使我们从小就养成爱读书的好习惯。爷爷对吃穿很随便。记得爷爷曾告诉我们,他上中学时,在作文中写过“有钱常想无钱时”的话,老师在这句话上面画了双红圈,表扬了他。在他的教育下,我们从小也就养成了不乱花钱的好习惯,直至今日。我们上学后,爷爷把我们每年的成绩册,甚至考试卷子都收着,常常拿出来,让我们比较,是进步,还是退步了。爷爷待人十分和善,对年轻人很关心。到我们家来的年轻学者,无论是被爷爷推荐出国深造学成归来的,还是在国内成长的,都非常感激爷爷对他们的关心和帮助。爷爷在去世前,躺在病床上还想着在西北的青年科学工作者。
    爷爷在60多年科学研究和科研组织领导生涯中,以渊博的才学,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高度的为科学献身精神,为祖国的化学研究事业发展与应用,尤其对祖国大西北盐湖的开发和利用,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爷爷还对环境保护工作十分关心。但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我们小时候住在中关村时,房子非常挤。“四人帮”垮台后,在中央领导同志直接关心下,我们家搬到三里河南沙沟去住,房子大多了。但爷爷表示,这里离所里太远,不方便.汽车接送太费油,不想搬。还是当时中国科学院领导给奶奶做工作。趁爷爷出差在外地才搬了家。
    爷爷生活一直很俭朴,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每位真正的科研工作者一样,安于清贫生活。他真正把全部身心扑在了工作上。早在80年代初,爷爷就主动从一线退居二线,不再担任领导工作,这与那些奉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留恋权力的人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啊。个人利益在他眼里永远无法和祖国的事业相比,他是无愧于祖国和人民的科学家。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们的父母也都成了我国科学事业的研究骨干和优秀科研组织工作者。
    有位记者在采访爷爷后,用“一生常耻为身谋”作为文章题目,写了爷爷的专访。我们问爷爷是什么意思,爷爷告诉我们,这是宋代爱国诗人陆游的一句诗,意思是,人一生最可耻的是为自己打算。爷爷一生就是以陆游这句话作为自己人生的准则。我们将把爷爷忠诚于祖国的科学事业,严谨的科学态度,刚直不阿,勤俭朴素的品德继承下去。
    敬爱的爷爷,我们永远怀念您!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中关村回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