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回顾 (七) – 百岁科学家寿星贝时璋伯伯

 

 

百岁科学家寿星贝时璋伯伯

(1903 –  )

贝伯伯是我最熟悉的科学家长辈之一,今年已经105岁,是科学界少有的老寿星,他是唯一健在的1948年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也是最年长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他一生没有生过大病,98岁之前没有住过医院,除了正常的体格检查,他是不去医院的,平常几乎从来不打针吃药。总结自己的长寿经验时,贝时璋认为主要得益于4个方面:淡泊名利,宽厚待人,适当运动,注意营养。老人的长寿观看似简单,可其中蕴含的科学道理却值得人们深思。

贝时璋百岁寿星像

1948年,参加国立中央研究院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暨第一次院士会议时全体院士合影。第一排:朱家骅(左3)、竺可桢(左4)、胡适(左8)、饶毓泰(左10)。第二排:冯友兰(左2)、杨钟健(左3)、汤佩松(左4)、汤用彤(左9)。第三排:梁思成(左2)、秉志(左3)、严济慈(左6)、叶企孙(左7)。第四排:伍献文(左4)、戴芳澜(左8)、苏步青(左9)。第五排:邓叔群(左1)、俞大绂(左3)、陈省身(左4)、殷宏章(左5)、钱祟澍(左6)、冯德培(左7)、傅斯年(左8)、贝时璋(左9)。

         在他八十来岁时,几乎每天还可看到,他一早便步行上班,穿过人来车往的马路,从住所沿着中关村北一条街到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来回3000步,这条路贝时璋伯伯走了整整40年。生命不息,活动不止。贝伯伯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一生都在做事,做学问。无论在浙江大学当教授的二十年,还是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的五十余年,总是踏踏实实,勤勤恳恳,教书、做研究、搞学问。 踏进贝家,年轻人会觉得从房子、家具到他的用品等都似乎不合他的身份,显得过于俭朴。贝伯伯曾说:“学问要比胜似我者,生活要看不如我者。” 他孙女贝泠1991年考上大学,他送她的题字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1995年开始工作,他送给她的题字是业精于勤,行成于思;而1998年在她即将出国时,他又一次题字,就是这句学问要比胜似我者,生活要看不如我者

1990贝时璋摄于生物物理所

199310月,贝时璋与夫人程亦明合影。

贝伯伯是浙江省镇海人,祖辈靠打鱼为生。他12岁时随父亲外出求学,先在汉口的德华学校,后到上海的同济医工专门学校德文科读中学,1921年在同济医工专门学校的医预科毕业后到德国留学,先后就读于福莱堡、慕尼黑和图宾根大学,19283月在图宾根大学毕业,并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贝时璋在德国的八九年,受到德国传统的严格的生活规律和深刻的学术思想的熏陶,对他以后的科研生涯有很大的影响。贝伯毌是苏州人,他们育有二男二女,拥有一个令人称羡的家。

1955年贝时璋夫妇在14楼前

他们一家和我们家是世交。我父亲也留学日、德,他和贝伯伯长期共同在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工作,而且都是搞生物的,有深厚的友情。我妈妈和贝伯母是同乡。我姐姐则和他家的二女儿贝诚,小儿子贝德从小就是同学和好朋友。我出生在浙大西迁时的贵州湄潭,贝伯伯贝伯母从小看我长大。在我结婚时,他们都送礼致贺,说我也长大了,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永远是小孩子。他们的大儿子贝丰是大学教授,“文革”时我串联到成都地质学院还去看过他。大女儿贝濂是协和著名的内分泌医生,我家二老生前有病时总是请她帮忙。她们夫妇和贝德夫妇长期和父母同住,贝伯伯,贝伯毌长寿和他们分不开的。贝德和我关系很好,他如同我的大哥哥,五六十年代,我走到他窗下,一吹口哨,他马上打开窗子,对着窗子我们就聊起来,有时就上楼去。他的两大爱好深深地影响着我——一是古典音乐,一是无线电收音机。他那时装的还是电子管收音机,加上针式唱机和大唱片,我们一起欣赏贝多芬、施特劳斯、柴可夫斯基优美的乐曲,到现在还回味无穷。

今年3月,在贝伯伯获得博士学位80周年之际,图宾根大学第五次授予他博士学位。 19283月,25岁的贝时璋院士在德国图宾根大学获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1978年、1988年和2003年,在贝时璋院士获得博士学位50周年、60周年和75周年的日子里,图宾根大学曾3次分别授予他博士学位,使他成为图宾根大学的“钻石博士”。 贝伯伯一直是图宾根大学的骄傲。在他获得博士学位80周年前夕,德国媒体多次报道贝老的事迹。作为图宾根大学年龄最大的博士学位获得者,德国同行和媒体纷纷向他表示敬意。

图宾根大学第五次授予贝时璋院士博士学位

                      

                                   1957年贝时璋在14楼前花坛

我希望贝伯伯能更长寿。20072月戴芳澜先生的儿子回国,曾到贝伯伯家拜访。回来后打电话给我,说贝伯伯和他的家人问起我。后来又发来了他们和贝伯伯一起合影的照片。我下次回国,一定会先去看望贝伯伯他们。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中关村回顾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中关村回顾 (七) – 百岁科学家寿星贝时璋伯伯

  1. 陳濬培说道:

    您好個人在網路收尋看見您的相關資訊,主要是想了解戴芳瀾教授的生前事蹟,不知是否可以請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